来自 首页_牛蛙导航网官网 2018-08-29 21:15 的文章

你是在浪费他的天赋你这是在摧残一个未来之星

  “我带你去见几个人!”
 
    姜越的话音刚落,就看到了顾铮身后的这一群朋友。
 
    因为他工作的特殊性,自然是对于自家运动员身旁的人都有所了解,在见到了是这三位了之后,就热情洋溢的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呦!是哥儿几个啊,我这里真有点事,顾铮先借我用用?你们没啥急事吧?”
 
    见到姜越挺着急,仨无关人士也挺大方:“没事,这晚饭时间给我们留着就成,你们先忙,先忙!”
 
    说好了赢了的人请客,白吃一顿必不可少啊。
 
    得到了姜越那肯定的点头,爷三个心满意足的退散到了屋外,静候顾铮的一起回程,而一脸疑惑的顾铮,则是跟着姜越径直的奔着场地后的办公室而去。
 
    待到二人穿过一条狭长的走廊,转了一圈之后,才来到了最终的目的地,那里有一屋子的人正翘首以盼的等待着顾铮这个传奇冠军的到来。
 
    他们这群形形色色的人中,有一位中年人在见到了顾铮推门而至的时候,竟有些激动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,率先的朝着顾铮递出了自己的双手。
 
    “欢迎欢迎,啊真是没想到,我们的顾铮选手,竟是有这般的本事。”
 
    这开口说话的人,正是昆仑决的主投资人姜总。
 
    他是一个真正的热爱自由搏击的商人,将这个比赛当成毕生的事业来经营的人。
 
    因为喜欢这项运动,且崇尚强者,对于见到强大的选手,姜总就带了几分的雀跃。
 
    说起话来,更是客气万分。
 
    让被迎接着的顾铮,也通体舒畅。
 
    这人一舒服了,自然就好说话。
 
    待到姜总放低姿态,说出了想要邀请顾铮多参与几场他们的比赛的话语的时候,姜越和顾铮就对视了一眼,拿出了自己本年度各类赛事的赛程安排。
 
    “你看,姜总,这是我的选手接下来的行程安排,在此基础上,你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时间,我们可以有选择的挑选出一两场对决,来继续挑战的。”
 
    “好好好!”
 
    好说话的姜总,低头就研究起了面前的日程表。
 
    而一旁借用了姜总的办公室,意图不明的另外一群人,却在看到了同样的行程安排的时候,却表现出了些许的质疑。
 
    他们点着时间表中的职工运动会一栏,用极其夸张的语调询问道:“那个,不好意思,这是我眼睛花了,还是你们的笔误。谁能告诉我们一下,这个运动会是做什么的!?”
 
    作为经纪人的姜越,到是个好脾气,他就仔仔细细的分说了一下其中的缘由。
 
    “你是说,这是一个由首都市委举办的职工运动会。无偿?自愿?寓教于乐?职工大联谊性质?”
 
    对面的人越是问,那脸上的表情越像是看傻子。
 
    “你们是不是疯了?作为一个体育自由的新人,顾铮不明白是情有可原的,但是你这个专业的体育经纪人却不帮忙处理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 
    说到最后,对面的那个口音混沌的男人,就开始用谴责的语气与姜越说话了:“你知不知道这种极具商业价值的运动员,若是开发得当,他分分钟的收入会是多少?”
 
    “你有没有和你的运动员沟通过?你知不知道,你定下来的时间表,存在着许多的问题?”
 
    “你怎么能够让自己的运动员如此的任性?你是在浪费他的天赋!你这是在摧残一个未来之星!”
 
    激动的男人唾沫横飞,瞬间就上纲上线了起来。
 
    而对面的顾铮先是一阵茫然,复又在姜越无奈的一摊手,小声的科普中秒懂了。
 
    “对面的人是k1商业推广经理人,体育经纪人出身,专职签搏击选手的赖凯文。香港人。”
 
    难怪呢,最喜欢压榨运动员的富余价值,用人用的最狠的港胞啊。
 
    顾铮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表上的紧随在运动会之后的安排,赫然标注的是k1的香港邀请赛。
 
    不但如此,他还受到了顾铮全方位的花式嘲讽。
 
    顾铮是这么说的:“哦!你是说,更重要的比赛是我后来的搏击赛吗?”
 
    “在我看来,那个所谓的k1搏击赛的难易程度,还没我小时候玩的滚铁圈。难呢。”
 
    “真的,滚铁圈,特难。”
 
    那张认真的脸,说的煞有其事,让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另外一个人……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哈哈赖凯文,你也有今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