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首页_牛蛙导航网娱乐 2018-08-29 20:57 的文章

什么三十多次的ko夺什么将人打的口鼻窜血的还有

 一个是对自家的选手莫名的信服,一个是对自己的本事做到心中有数。
 
    至于对手是谁?
 
    还用得着多考虑吗?
 
    所以,这时候的顾峥,还有闲心思将此次昆仑决分赛区的现场票,派发给他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友的手中。
 
    自家的顶头上司老付,是必须有一张的。
 
    街坊烟枪,走到哪里这样的好事是少不了的。
 
    而作为感谢,刚刚回国到家,肤色都没缓回来的张亦凡,也收到了顾峥的这一番好意。
 
    他们这三个莫名的人物,就拿着一张轻飘飘的票根,混迹到了因为洛夫斯基的到来,而一票难求的北京分赛区的现场。
 
    一到现场,这三人就瞬间凑到了一起,这票座挨在一起是一个原因,究其根本,还是这三位与现场之中的其他人的格格不入。
 
    这一次比赛如此的特殊,根本不是普通格斗爱好者能够购到票的比赛。
 
    而这场内的观众,也早已经被各大选手身后的团队给包圆了。
 
    至于他们三个气场最弱的普通人,自然就抱团取暖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哎,你好,你好,你也是顾峥的朋友?”
 
    “是啊是啊,两位叔叔,我叫张亦凡,是顾峥的同学。”
 
    烟枪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颇有朋克味道的黑色皮夹克,再看了看对面的那个穿成了李小龙风格的连体裤的张亦凡,默默的就把叫哥这句话给咽了回去。
 
    就这心智,叫他一生叔,不亏。
 
    人总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这不,这三个年龄不同,职业不同的陌生人,只不过坐了一会的工夫,就已然混的颇熟了。
 
    他们环顾四周,身边环绕的都是在说着洛夫斯基如何如何厉害的声音,不少人的脸上还露出了钦佩,迷醉以及崇拜的表情,他们三个人这心,可就静不下来了。
 
    这一起波澜吧,心就慌,心慌了就想要找个依托,不过是片刻的工夫三个人就凑到一起商讨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哎,我说,这个洛夫斯基到底是谁?”
 
    “我哪知道啊,就知道是个俄罗斯的大力士转行格斗的选手,应该和顾峥差不多水平吧,否则不会安排到一起比赛。”
 
    “我瞧瞧啊,我勒个去,你们快过来看,这个洛夫死死死……积极”
 
    说到最后,张亦凡的嘴唇都哆嗦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 
    因为他拿着的这张宣传海报上,是极尽夸张的本能,将洛夫斯基的战绩给夸大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。
 
    什么三十多次的ko夺冠,什么将人打的口鼻窜血的还有五十多回,以及让人怀疑人生的还有八十多次。
 
    看到最后,这三个人谁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 
    还是年岁最大的付生率先的开了口,他哆哆嗦嗦的将那宣传海报一叠,朝着旁边的二位扭曲的一笑,就说出了自己的建议:“要不,咱们若是中途见到势头不对,就让顾峥立刻认输吧?”
 
    “你看看咱们这位置,特别靠前吧,就在裁判的身后,距离那擂台赛的场地也就几步路。”
是烟枪说出来的,但是张李小龙同学不但不阻止,还在一旁比划出了一个标准的李小龙的起手姿势,为其摇旗呐喊。
 
    而他们这三个人的这番唱念做打,自然也被一旁随时围观的他方群众们给听到了一两个耳朵。
 
    待到三个人解散了接头,再次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坐好了之后,就发现周边的人看他们三的眼神都带上了些许的同情和怜悯。
 
    这是怎么了喂?
 
    而旁边的群众们的心声却是这样的。
 
    知道洛夫斯基的名号是怎么来的吗?